油焖大虾为何让人欲罢不能?资深吃货为你揭秘
原标题
欲罢不能的油焖大虾 

□ 宁 檬

美食,不仅是一座城市的名片,也是一座城市的集体记忆。

曾几何时,焌米茶、火烧粑、腌黄瓜,就是小城潜江的特色美食。虽然也能登上大雅之堂,但终究还是太小众,很难撩拨起吃货们挑剔的味蕾,所以经常被人选择性遗忘。像每次上馆子,别人问我想吃点什么,我总是臭不要脸地回答:“想吃点好的!”这倒不是说我刚从饿牢里放出来,只是寻思终于有机会吃饱了好减肥,总不能啃几根腌黄瓜下酒吧。直到有一天,一种学名叫克原氏螯虾的家伙蹦跶上了餐桌,看着这些红彤彤、香喷喷的小龙虾,既饱眼福又饱口福,还没等下箸,哈喇子忍不住流了一地。

如你所知,小龙虾走红其实纯属意外。当这个外来物种爬遍河流沟渠时,很少有人将它与美食挂上勾。记得上初中那会儿,很多人都喜欢钓龙虾玩,用一根小树枝,系上尼龙绳,然后随便拴点蚯蚓、青蛙或猪下水,等绳子绷直了,迅速一提,活蹦乱跳的小龙虾就被逮住了。它们身披铠甲,动不动弓起身子,竖起钳子,张牙舞爪的,煞是过瘾。老人们说,这些虾子来路不明,而且多以腐肉为食,吃了恐怕会得病。

“不听老人言,吃亏在眼前。”我们当时信以为真,只是把这些虾子当宠物来养,让平淡的生活多些乐趣。后来,有胆大的佐以辣椒,爆炒虾尾,吃得热汗水流,快意无比。再后来,更有胆大的,只去头去须脚,做起了油焖大虾。这人就是“小李子”,我初中英语老师的弟弟。我们两家只隔一块稻田,这些年一直交往不断,去年暑假,李老师还专门打电话,让我过去单独陪他兄弟俩喝几杯。

油焖大虾改变了李老师一家,也让潜江油焖大虾声名远播,全国各地到处都是潜江油焖大虾的招牌。为此,我还专门写了篇评论文章,竭力为潜江龙虾把脉问诊、保驾护航。在我心中,小龙虾虽然有蒜蓉、清蒸、麻辣、卤虾等多种做法,但油焖才是最正宗、最地道、最美味的。作为一个资深吃货,我曾多次下厨,为家人烹制油焖大虾。食材准备很简单,买三五斤个头较大的小龙虾,以及生姜、蒜子和调料包即可,真正麻烦的是清洗和剪虾等工序。

清洗说起来容易,无非是一漂、二刷、三冲、四洗等步骤,可实施起来一点都不简单。尽管小龙虾大多在清水或稻田里长大,可毕竟终日与泥水为伴,身上难免有一些附着物。何况,小龙虾反应敏捷,动作迅速,一旦被它的大钳子夹住,那就甩都甩不脱了。这时候,要眼疾手快,一把抓住它的身子,然后倒翻过来,再用柔软的毛刷,朝虾腹和小脚下的绒毛缝反复地刷洗。刷洗的时候,还要防止它们调皮捣蛋,别一不小心“越狱”了。有次,我吃完油焖大虾,正打着饱嗝洗碗,突然发现灶台上还有个“铁将军”,挥舞着大钳子向我示威呢,真是让人哭笑不得。

剪虾更是技术活,也是最难的一道工序。由于小龙虾绝大部分器官都集中在头部,易堆积分泌物和排泄物,为了能够吃到虾黄,必须取出肝脏。而虾黄与虾的肝脏紧紧相连,很难完整分开,剪虾头取肝脏便颇具技术含量了。去头只能剪到虾眼后两毫米处,剪多了,虾黄会从缺口流出来,剪少了剪刀又无法伸进虾头取出肝脏。一剪一挖,看似简单,真正上手才知道有多难,肝脏薄膜易破,破损将容易污染虾黄。要解决这一难题,没有别的办法,用卖油翁的话来说,就是“无他,唯手熟尔。”

剪去虾头只是第一步,为了让菜品看上去更美观、干净和入味,还要分别剪去小爪、开背,抽出虾线。这四刀一溜烟地下来,小龙虾就准备妥当了,接下来就是入锅。油焖大虾,自然少不了油,而且相当费油。每次烧虾,看见油咕咚咕咚地倒进锅里,我就不由自主想自己是不是个败家子,好像那倒的不是油,而是白花花的钞票。等油烧热了,放入生姜大蒜炒香,再倒入洗净的虾子,放入调料包和豆瓣酱,最后加入一两罐啤酒焖制,不一会儿就香气四溢、馥郁芬芳。

等油焖大虾上了桌,盆里一片深红,挨挨挤挤的小龙虾,挥舞着美味的大钳子,浸润在如玛瑙般透明的汤汁里,既富贵又喜庆,映照得每个人心里都亮堂堂的,餐桌上的速度和激情也由此上演。刚才还正襟危坐的宾客,不管不顾地赶紧抓起一把小龙虾,放在自己面前的碗里,如贪吃蛇般大快朵颐。初入唇齿,是爽爽的辣;再入舌尖,是淡淡的咸;刚一入口,是溜溜的弹;咀嚼过后,是生生的香。在油焖大虾面前,没有身份,没有地位,没有年龄,有的只是喜欢,喜欢,以及喜欢。为了让吃相不那么难看,不少餐馆准备了手套、牙签等,甚至还编出了吃油焖大虾的顺口溜:“牵起你的小手,,搂着你的小蛮腰,掀起你的红盖头,轻轻地吻一口。”可事实证明,这一切都是徒劳的,根本阻挡不了一桌子的风卷残云。我见过不少吃货,开始只吃虾尾和虾黄,等盆里见底了,便重新打扫战场,捡拾起故意未吃的虾钳,精心地剔出虾肉,一个一个地细心品味,且夸张得砸吧着嘴。

一种油腻,百般解馋。小龙虾是美食,也是文化,无奈一篇小文,难以写尽其中奥妙,只能留待以后一起虾客行了。

(作者单位:潜江日报社)

 

上一篇:开展金融风险宣传月活动,教你识别非法集资的各种套路 下一篇:守护市民“菜篮子” 提升群众“舌尖上的幸福感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