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证辉煌70年, 听新中国同龄人讲述自己的故事
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,有这样一群人,虽然出生在不同的地方,经历了不同的人生,但是他们共同出生在1949年,幸运地与新中国同龄。他们出生在曙光中,成长在红旗下,他们的成长轨迹都融进了新中国拔节向上的年轮。为此,本报记者寻找了多名与新中国同龄的老人,听他们讲述过去的峥嵘岁月,看今朝的辉煌巨变,展望未来的美好前景。

杨代湘:珍惜当下美好生活

文/图 记者 刘琼艳

 

10月18日早上,秋高气爽,记者见到了正在南门河游园打太极拳的杨代湘,她身上的精气神儿,让人难以相信已年过古稀。

杨代湘1949年9月出生于一个卖早点的家庭,年幼丧母的她,虽然生活困难,却在父亲的支持下,读完了高一。

“直到现在,我都感激父亲。那时候,一般人家的姑娘都是没书读的,我们家两姐妹都能读书,真的很不容易。”杨代湘说,父亲的开明和对知识的推崇影响了她的一生。

1968年,杨代湘响应毛主席上山下乡的号召,来到位于杨市附近的七湾公社。在公社的一年多时间里,她打过农药、背过石子、挖过东荆河、修过318国道,虽然艰苦,但也得到了许多关怀与帮助。

“知道我没有母亲,到公社的第一天晚上,好几个阿姨都来看望我。”杨代湘回忆,那段时间物资匮乏,公社的人都特别照顾她,经常给她送吃的。

1970年,杨代湘离开七湾公社进入化肥厂,成为一名化验员,她非常喜欢这份工作,便开始自学化学知识。

1977年,杨代湘从化肥厂调入市防疫站(现疾控中心),那时她正怀着第二个宝宝,在家庭和生活的双重压力下,她只得放弃高考的机会。但是随着改革开放,医疗事业焕发新生,对文凭、知识的要求越来越高,她逐渐感到了危机。

1984年,杨代湘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:脱产上大学。那一年,她已经35岁。她白天学习,晚上带着两个孩子一起做作业,最终以优异的成绩被潜江电大录取。

杨代湘不仅自己爱学习,对后代的教育也十分重视,大女儿从仙桃师范中专毕业后,在她的建议下,又相继读了大专、本科,今年成功评上副高职称;小女儿从上海交大毕业、工作两年后,又考上中山大学研究生。

“我和新中国同龄,与新中国共同成长,这辈子不能说多优秀,但也算兢兢业业。”杨代湘说,2012年,她退休后前往上海照顾孙子。与其他奶奶不同,她不仅照顾孩子们的饮食起居,还与孩子们一起学英语、读奥数,带着他们去烈士陵园参观、扫墓,为他们讲述革命先辈的故事。

现在,杨代湘回到潜江,报名参加了老年大学的国画班和书法班,并坚持每天锻炼、画画、写字。

“现在的生活多好呀,希望你们珍惜好时光,不断进步。”杨代湘鼓励记者也继续学习,更好地回报社会。

魏顺举:敢想敢干能致富

文/图 记者 王秋高

 

魏顺举出生于1949年10月3日,从小生活在农村的他,种过地、做过养殖,他始终相信,国家发展得越来越好,机会越来越多,敢想敢干,日子一定会越过越红火。

10月18日,在运粮湖管理区魏岭办事处胜利队,记者见到魏顺举时,他和老伴正在自家门前从晒干的老莲蓬中取出湘莲子。

70岁的魏顺举看上去比实际年龄显得年轻,硬朗的身板干起活来毫不含糊。堆成小山一样的老莲蓬,在他和老伴的共同努力下,湘莲子很快被取出。

“20亩的湘莲,亩产莲子300多斤,加上放养的小龙虾,预计纯收入有8万元以上。”魏顺举笑着说。

魏顺举种植湘莲已经30多个年头了。回忆起当初种植湘莲的经历,老人逐渐陷入沉思。

那是一段艰苦的回忆。上世纪80年代,湖北垦区农场进入加快发展期,然而农业基础却“先天不足”,薄弱的农田基础设施造成了农业长期“靠天吃饭”的被动局面,垦区农场发展一度陷入困境,种植业效益持续低迷。

“当时种地收入太低了,种什么亏什么。” 魏顺举告诉记者,很多年轻人不想种地纷纷外出打工,种地的职工千方百计想要跳出“农”门。

田多劳力少,土地承包不出去,直接影响了运粮湖农场经济社会的发展。为了提高职工种地的积极性,该场想尽了一切办法。经过审慎决策,该场决定发展“大包户”,并对“大包户”给予相应的扶持政策。然而,种植业收入实在太低,让不少职工犹豫不前。魏顺举积极响应农场号召,带头当起了“大包户”,承包了100亩地种植湘莲,试图改变种植业效益低迷的局面。

当时,湖南湘潭湘莲种植在全国有名。为了学习湘莲种植技术,农闲时魏顺举只身前往湘潭考察,过程虽然很艰辛,但他乐此不疲。

辛苦的付出,终于换来丰厚的回报,一举扭转了种植业亏损的局面。与此同时,魏顺举还在多种经营上先行一步,先后尝试养鱼、养鳖、养鸭、养猪,种植水稻、棉花等,收到了良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,带动了一批种植养殖户发展规模化经营。

凭借着吃苦耐劳、开拓进取的精神,魏顺举赢得了当地干部和群众的认可和赞同,于1994、1995年连续两年在农场“两个文明”建设中,被评为“养殖能手”“劳动标兵”;1996年在农场劳动竞赛中,被评为“种植能手”“劳动模范”;1996年4月被省人民政府授予“湖北省劳动模范”称号。

如今,步入古稀之年的魏顺举,早已儿孙满堂,吃穿不愁,住得舒心。但他还想继续劳动、发挥余热,为国为家作贡献,同时也希望祖国越来越好。

毛朝学:房子越住越好了

文/图 记者 罗珊珊

 

“我们是逃难来到这里的。”10月20日,记者走进浩口镇新剅村二组,农民毛朝学正在自家楼房前晾晒稻谷。

毛朝学出生于贵州瓮安县一个小乡村,是新中国的同龄人,他与新中国一起成长、一同见证风风雨雨。

“据老人们讲,我出生前,整个家乡兵荒马乱。”毛朝学说,他为他们这一代人感到幸运,出生后就生活在新中国的怀抱,在党的阳光哺育下成长。“说起这70年的变化,我感触最深的就是房子越住越好啦!”忆起往昔,毛朝学一边用耙子翻晒稻谷,一边打开话匣子。

年轻时,毛朝学在云南当过机枪兵,退伍后回乡务农,娶妻生子,和老伴起早贪黑忙生活,养育着三个子女……后来,孩子们陆续成家,有了孙子和孙女,日子别提多美了。

可是家乡慢慢承载不了他的幸福。“那时在贵州,住的是木头房子,经常发生山体滑坡,村子里的人慢慢都搬走了。”他说,2011年,一次严重的山体滑坡冲毁了他的家。他只得背井离乡,带着全家来到鱼米之乡的潜江,并用5.5万元买了一个旧房子,在这里安了家。

来到潜江后,毛朝学入乡随俗,在部队形成的吃苦耐劳性格,让他很快在村里立足。2017年,是他在潜江扎根的第6个年头,他举全家之力建起了一栋两层小洋楼。新房子住起来,他和老伴精神都好多了。

“虽然现在还欠一点债,但生活基本上不用愁,日子越过越好了。”毛朝学的老伴童安群说,自己在照顾孙子孙女之余,还能帮人推拿看病,补贴家用。孙子非常听话,放暑假时就找餐馆打工。邻居都乐于助人,大家互帮互助,在这里他们觉得非常幸福。

“现在国家政策好啊,退役军人每个月还有补贴。没想到很早以前服的兵役,国家还惦记着我,这让我非常感动。”毛朝学说:“这辈子在共产党的领导下,有这安定、富足的生活,知足了!”

孙贤好:幸福生活见证时代变迁

文/图 记者 马煜

 

1949年11月,孙贤好出生在熊口镇红军街一户普通农民家里。这位与新中国同龄的老人,在70年的岁月里,与新中国一起经历了风风雨雨的洗礼。

“10月1日,我们一家人坐在电视机前观看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阅兵仪式。”孙贤好说,当看到威武的人民军队和现代化的武器装备依次通过天安门时,她激动地拍起手来,为祖国的强大而自豪。

谈起这70年的变化,孙贤好表示,交通和通讯的日新月异让她感到惊叹。

回忆起小时候,孙贤好说:“那个时候的熊口,路是泥巴路,街道又弯又窄,房子是破旧的,居民吃水要到河里去挑,印象中最困难的就是出‘远’门。”

1963年,孙贤好进入城南中学(现潜江中学)读书,当时的交通不便,上学只能靠步行。“印象中,走过莲花寺、老杨市,到紫月村就离学校不远了,这一路上要花半天日子。”她回忆道,当时去武汉坐船要一天一夜,坐汽车也要四五个小时。

“现在,公交车通到熊口镇,坐动车到武汉只需要1个小时,交通十分便捷。”孙贤好笑着说,那时候谁家有辆自行车都让人羡慕不已,很难想象现在几乎家家都有了汽车。

1970年,孙贤好进入邮电局,当上了无线电报务员。“那个年代,人们的交流主要靠书信,遇到急事才发电报,靠着电报才能在一到两天内传递简短的消息。”由于一直在通讯岗位工作,她对这些年的改变记忆犹新。

“虽然后来开始使用电话,但是通讯仍然十分困难,县内短途要连续呼叫多次才能接通,要是长途电话,一天都难以接通。”孙贤好边回忆工作的变化,边细数通信方式的改变。“接着座机开始进入人们的日常生活,随后BP机的出现让通讯变得更加便捷,大哥大那时候可是‘身份的象征’,到2000年手机逐渐普及……现在,智能手机功能繁多,改变的不仅仅是通讯,生活也随之变得更加方便。”说着,她拿出手机,拍照、视频通话、网络浏览、电子购物等功能她都熟练掌握。

退休后,孙贤好的生活更加丰富多彩。“打太极拳、跳广场舞成了我的生活习惯,2014年我进入老年大学后,开始学习摄影、电子琴,生活更有滋味。每年我还要和老伴一起到各地旅游,看看祖国的美景。”她表示,这样老有所学、老有所乐的幸福生活得益于祖国的繁荣昌盛。

从吃不饱穿不暖到现在的丰衣足食,孙贤好说她是幸运的,因为他们这代人,伴随着祖国走过了蹉跎岁月,经历了风雨坎坷,也看到了越来越富强的祖国,自己过上了富裕的生活。

“现在,每次回到老家,柏油马路村村通,漂亮小洋楼家家有,整齐的街道旁路灯明亮,自来水通到每家每户……这些景象和儿时光景在记忆中重叠,我都不禁感叹现在的生活充满了幸福,祝愿我们的祖国越来越好!”孙贤好告诉记者,能与新中国同龄,她觉得无比满足与自豪,也更珍惜今天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。

上一篇:立面宣传营造创文氛围 文明城市有“面子”更有“里子” 下一篇:“大事简办”渐成潜江新风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