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与春天有个约会

原标题

我与春天有个约会
 

春风拂过平原,诗人踏歌而行。

潜江,素以现代戏剧大师曹禺故里而闻名。文雅气韵之中,诗风旺盛,文化繁荣。特别是近年来“潜江诗群”的崛起,一个百万人口的小城活跃着百名诗人。诗坛的“潜江诗歌现象”,见证了诗歌的生命力,也是湖北深厚地域文化、江汉平原丰富诗意的一种表征。本报特推出潜江诗歌现场,意在展示当前潜江诗歌创作群体之一角,展示潜江诗歌的风格多样性。

——潜江诗歌现场

不明处的鸟鸣

□黄明山

纸风车没有转动

我却感觉到一阵阵春风拂面

太阳努力钻出云层

天光满满,触手可及

枯草坪。孩子们相互呼唤

混同与不明处的鸟鸣

依然伟大的柳成荫

河流找回许多年前的记忆

花朵还没有成群结队

我不能阻止春雨的心怀鬼胎

在春天无法藏身的花朵们

□平果

其实,在春天

花朵们是十分可怜的

她们将自己暴露无遗

风来个抚摸

雨来个湿吻

太阳的过分热情

想躲也躲不开

蝴蝶来表演轻功

蜜蜂来秀秀肌肉

学声乐的鸟儿们

也争先恐后地来点民族美声

或者通俗

她们都快烦死了

最要命的是人

把她们的花衣裳扯破了

还说是为了表达爱

其实,花朵的绽放

完全是一种生理需要

她们诱人的色彩和芳香

也只是青春期的一种反应

她们最痛恨的应该是

第一个将她们

比喻成姑娘的诗人

北斗山

□让青

北斗山其实无山

只有高筑的土丘

土丘上有松针、怪石

石板上刻有“北斗山”字样

北斗山也无峰

山上有楼榭亭台

亭台里有来来往往

观日出,赏夕落的游人

北斗山下

是室外“人艺剧场”

广场旁是著名的马昌湖

湖畔高耸着芦洑塔

塔下的曹禺大剧院

正在演出芭蕾舞剧《天鹅湖》

北斗山已成为一处风景

看风景的人多了

于是,北斗山

便有了如今的美名

启明星

□龚纯

小时候,我就见过那颗星星

在东方黎明的夜空中。

其他小星无一不远去,只有它自己

留在自己的位置,独守寂静。

澹泊与灿烂交相辉映的时刻

远未到来。天空与大地会为伟大事件作准备。

四十年一晃而过,再见那颗大星浮现天边

我在我的生活里一事无成,已然老去。

希望和指引,乃至想象,仍旧悲伤地

存在于老朽之躯。

光明与热情,将永远献给

这个不停涌来泪光与潮汐的世界。

——我惟一所爱,将永远是

我惟一所爱。在这黯淡世界不可垂直的表面。

黄昏

□杨华之

黄昏时母亲坐在门槛上削土豆

一池蛙鸣漫过来

一轮明月流下如水的光

青绿的气息飘荡在

我鼻翼,它来自

母亲的衣襟——

这是三月,万物生长,小麦拔节

母亲刚从地里锄草回来

淡黄的袖口被染成草绿色

我趴在她背上

听她的心跳还和着

急走的鼓点,她的面颊却呈现出

平静的光。我的缠绕并没有

给她带来丝毫懈怠

面对发芽的土豆,她专注

从容,旋转着刀尖

为我逐一挑尽这生活中的毒

偶感

□砚浓

春风轻柔,一遍遍地擦拭

色彩渐次清晰

知天命的老猴没有春愁

轻寒轻暖中看柳眼半舒

这些春风吹又生的东西

很是程式化,却又

踏实得恰到好处

夜色

□郭红云

一日极短

有时觉得

它是硬塞进来的

不知源自何时

像一个人

兴高采烈之时

无缘无故

就充满忧虑

心已远走

不知沉浸在了何处

高楼林立

站得久了难免

跃跃欲试的冲动

密密麻麻的窗户

一格一格的抽屉

恍然是对某种

景象的模拟

你看星光如钉

你看夜色如锈

经万福河南行得句

□王宇

水还在流淌的地方流淌

我风尘仆仆,一脚烂泥

用三十年前的目光看着你

河堤有一段好走

大多数时候泥糊叮当

我常在梦中回到这里

野蔷薇盛开,小黄鲴、小鲫鱼漫上柳树滩

现在河水有些混浊,有些腥味

仿佛就是我这三十年的经历

有一些坟墓和我相遇

有几片黄叶落到我身上

更多时候,我望着两岸没有人烟的田野

稻谷已经收割,明年还会生长

灌木丛中,一只麻雀向前扑腾

在天地之间留下一个座标点

与三十年前没什么两样

公园

□黑白子

山茶为什么开花

石楠为什么发芽

水杉为什么静默

孩子们为什么欢笑

那些鄙视或赞美

以及对我视而不见的人们

他们都有足够的理由

我仍是多么习惯独处啊

但我并不回避人群

我喜欢在这公园里

在陌生的人群中

独自一人走

犹如多年以前

那些迎面经过的人们

每一个生命都是那么美好

他们知道自己的美好吗

在亘古而静默的水杉林中

我仰望着那些巨大的鸟巢

也这样问自己

白色砧板

□王威洋

我所描述的砧板是白色的

小时候妈妈和奶奶

喜欢用的那种,不知何故

现在我们用的是,我口中所述的

那种木质的砧板,它在很久未用的情况下

会衍生出一片片霉斑

遇水后也难以滑落到水池,而是继续粘连

我所述的砧板还有其他的形状

但终其一生我大概

只会想起那块被妈妈和奶奶用过的

乳白色,圆形的砧板

它被刀剁过无数次以后

仍未见裂纹,光亮通明

惊蛰

□诸葛慧静

三月的平原,热闹非凡

龙虾漫步街头

冬眠后的急不可待

催出一树树花开

梅花之后,看桃花

杏花,蔷薇,次第地开

耕牛膘肥体壮

在河堤悠悠远望

折一枝柳,万支柳

送出行的人别回头

隆隆雷声如同出征的战鼓

白发老人的愁,何时休

三月散章

□田晓隐

如此荒年,何故奔赴远方。

是一条河流的引诱?

不是。是不愿看见向阳坡的桃花在三月披着丧衣

用一场盛大的开放来祭奠死亡。

风在吹,蝴蝶的左翅趔趄。

我的青春已被埋葬。

在青草尖儿上尖叫,斑斑血迹遮蔽三月的阳光

有光亮的岁月总躲不开阴影。

北以北,黄昏难以持久的远方

灰尘如此厚重。

怀念更让我负重于心,沉默劫杀不了的挂牵

应无言,沙漠安放在咽喉。

而故乡你尽管荒年。

桃花也依然一朵咬着一朵的开放。

左侧风起的方向。父亲总是荷着锄头早出晚归

我的归宿该是躺在长草的地方。

干净的沙子

□潘言

我从高山岩砾走来

万丈深渊,千锤百炼

涛涛江水褪去我厚重的外衣

只剩下洁净的身躯

我从黄河走来

温柔地九曲万里

那是我洗净了

自己的家园

一颗干净的心

我从地球深处走来

撒哈拉人迹罕至,狂风大作

所过之处,处处警醒

独处的时候是没有脾气的

但我不是没有脾气

一个一个渺小的我

不惧怕风,不惧怕雨

但我怕,怕和泥在一起

说不清楚

因为,我有一个干净的灵魂

椰树之风

□齐善文

打开南方的窗

一株一株椰树

成为长不大的情节

我眼中的盐始终在这些叶

与叶之间枝与枝之间

闪着绿色与光泽

我的思想深入椰树发达的根部

深入椰果实的内核

年轮刻满纹路和波涛

在岁月之内又在岁月之外

一百次的流浪一千回的思念

沿着皮肤的表象沟沟坎坎

由浅至深

打开南风的窗

心不在游远

我七月的女子眺望大海

香草与爱情握在手上

美丽的眼饱含泪水

在黎明在夜晚的篝火中

在椰林的高处

一只鸟落在树上

一生守候

这里的春天属于我

□一哥

老家的清晨,布谷鸟的呢喃

从后院水杉树上传来

晨曦洒满蘸着露珠的竹林

油菜花香在空中弥漫

我徜徉一片蛙声阵阵的小河边

拨开一支支调皮地挠在脸上的柳枝

看蜜蜂嗡嗡飞舞,听小溪轻轻流淌

草儿在暖风中舒展着翅膀

多情地与我眼神交汇

我满怀感激地拥抱

这个季节赋予的新鲜空气、花香和鸟语

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充盈着笑声

在这个孕育繁华的四月

我幻化成一片黑黝黝的土地

身体里种出思念的种子,还有亲情、友情

当所有的芽儿萌出

宁静的早晨和明媚的午后,还有金色的黄昏

我感到,这里的春天都是我的

人间漂流

□殷书梅

人间漂流

岔道很多

我躺着

祈祷从滚滚红尘

落到你手里

离别的城市

□阿苏

春天是一座城

我养的花都住在城里

而我

只能在小雪这天

想念那些或许正匆匆赶来的雪花

城门紧闭

萧瑟的风攥紧一片又一片落叶

也攥紧我的梦

进城的路很遥远

远到心痛

远到无法呼吸

又或许很近

近到可以听见冬与春的耳语

近到一朵迎春花的距离

春之灵

□张飘忆

三月的雨丝洗去冬的阴郁

天空再现蓝色的亮丽

春的画笔涂抹灰色的大地

青山碧水桃红柳绿

游历一圈的燕子归来了

毫发未损羽翼有力

带来安宁祥和的消息

便开始忙碌的筑巢甜蜜

芦芽青草纷纷露出尖尖角

光秃的河岸有了生命的迹象

泥土不再是寂寞的蛮荒

孕育绿色是它内心的渴望

三月的风吹响了春的号角

一切都从沉睡中醒来

蠢蠢欲动筋骨舒展

协力谱写万物生的乐章

回乡

□张云儿

离开章华南路

老张带我回到初次啼哭的地方

他拿树枝在地上比划着

前边这条河的宽度

河水清晰地记得这个

憋一口气

就可凫到对岸的中年男人

如今他已满脸波纹

再也游不过去了

那座窄木桥不见了

擦掉墓碑上的灰

亲人的脸庞渐渐浮现

老张,我的老爸

这个村里的外姓人

又在找他的故乡

我第一次陪他回来

双脚满是泥巴

见到的只是一片荒草

我说下次

说什么都不来了

他呃了一声

恍惚中也被绊了一跤

春讯

□心生

种子在冻土下

翻了个身

睡梦已萦回南来的雁鸣

轩窗里,夜半醒了不想睡

纬帐内,天明睡了不想醒

草芽倔强地钻出地面

身躯纤弱,却也勇敢

杏花,桃花渐次绽蕾

为春天吐露泛红的芳心

姐妹们说透秘密,相互订约嫁期

流水浣洗江山,铧犁翻飞农事

春光无限美妙

总也抵不过春宵一刻

我诗词里美人的那滴眼泪

万物答应

□秀夫

现在,到了向你挑明的时候

从仰望高山,转而面朝大海

从由北向南,转向由西向东

我以无声之名呼唤

万物皆顺我,万物皆答应

春天来了,苍穹之门打开

所有你憧憬的美景,正在如期降临

阳光清晰,万物分明

河流是河流,白云是白云

树木的绿叶,把手伸向天台

枝头的花朵,一夜之间敞开胸襟

大人们的气息,穿透窗帘

孩子的笑语,越过屋顶

一切都在向上萌发

比如蝴蝶、比如青草,比如袅袅炊烟

一切又在向下低沉

比如河岸、比如犁耙,比如农夫播种

我兴之所至,一一点名

我向池塘讨要动荡,鱼儿答应

我向田野讨要灌浆,麦苗答应

我向天空讨要琴瑟,鸟儿答应

我向大地讨要节律,列车就开了过来

它一边驰骋一边答应

俯瞰,我看见你在其中

穿越,我感知你在其中

现在,我收起经年的虚伪

以风的名义,向你讨要一夜春雨

你,答应不答应?

 

 

 


上一篇:潜江中学学生代表赴曹禺陵举行清明扫墓活动 下一篇:梅苑上演"奶奶"旗袍秀 展示老年人风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