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“海马”遇上“潜马”

原标题

当“海马”遇上“潜马”
 

◎田震

激情飞扬、活力四射的潜江返湾湖湿地国际马拉松赛成功举办。这是一次富有浓厚乡土气息、水乡园林特色的国际马拉松大赛,万人参赛、万众瞩目。潜江犹如一位清水芙蓉般的美人,再次将其婀娜身姿、靓丽容颜呈现在世人面前。“潜马”点燃无数潜江人的澎湃豪情,纷纷为家乡点赞,为潜江能够举办这样高规格的大赛而感到由衷的自豪和骄傲。

我一向喜静,对体育不甚关注。然而,这次“潜马”着实让我冲动了一回。不能前往赛场,却早早打开电视,观看央视体育频道现场直播,心潮随着现场气氛起伏激荡。我之所以如此热心,除了对潜江举办国际赛事的期望,对返湾湖美景的向往,还缘于一种家乡情结——家乡竹根滩镇丁湖村的“海马”在现场表演。当“海马”遇上“潜马”,演绎一场美丽约会。“海马”为“潜马”添彩,独具匠心的非遗表演为“潜马”增添一抹亮色,使之更具文化魅力;“潜马”让“海马”出彩,“海马”走进央视,为众多人知晓。

我是土生土长的丁湖人,不仅熟知“海马”,而且还参与过“海马”表演。

那是激情燃烧的岁月。上世纪八十年代初,每到过年时节,乡亲们为了庆贺一年的丰收,让年过得更富“年”味,热心文化活动的父亲和叔叔总会组织一班年轻人,舞龙灯、玩“海马”,挨家挨户给乡亲们拜年,把乡里的“年”闹腾得热火朝天。我那时不到20岁,青春激昂、意气风发,踊跃加入到玩“海马”的行列中。

过去,乡下舞龙灯的较多,玩“海马”却只有我们丁湖村。因为制作“海马”非常麻烦,不仅要用竹子扎制五匹马(竹子轻便,表演者将竹马斜挂肩上不觉沉重,行动方便),而且还要用各种颜色的布料缝制马皮及表演者穿在身上的铠甲、背在背后的令旗;同时还要制作刀枪、马鬃、髯口等,制作工艺十分复杂。“海马”中的表演者造型分别是《三国演义》中的人物刘备、关羽、张飞、赵云等,刘备黄衣黄马,关羽绿衣赤马,张飞黑衣黑马,赵云白衣白马……这些都极有讲究,不可造次。我的叔叔是位说书的高手,记忆力惊人,对三国故事和人物烂熟于心,“海马”的制作全在他的指挥下进行。每次表演时还得给每个人仔细化妆,和舞台上表演的戏中人物一模一样。我因为脸盘大,“国”字脸型,常常扮演张飞。张飞一脸黑,化妆时将墨汁涂满整个脸,不出声让人认不出是谁。等表演完了,卸妆时要洗几脸盆水。有时不小心将墨汁弄进眼里,十分难受。“海马”表演主要有两个阵势。一是“战前摆阵”,一人拿令旗在前面指引,五马得令而从,五匹马保持一定的距离,站成一条直线,然后来回穿梭奔走,犹如赛前热身。二是“五马破曹”,五匹马按五角星的5个顶点站立,发令者令旗一挥,五虎大将便分头向中间奔跑。这时候是表演的高潮,表演者口中衔有一只口哨,5个人一齐吹响口哨,左手持枪(刀)提马,右手扬起马鞭,来回奔跑。一时间尘土飞扬、人嘶马叫,观者呐喊,犹如战场一般,甚是壮观。“五马破曹”指攻破曹操战阵,对表演者来说是极大的考验,不仅考验腿力,还考验眼力,稍有不慎,便会和对面的人马相撞,撞得人仰马翻,摔疼身子。我那时年轻,有的是精力。有时是在白天,有时是在夜晚,一跑就是大半天、大半夜,却丝毫不觉得累。倒是觉得这“年”过得很有滋味,不仅给乡亲们送去欢乐,也让自己得到锻炼,收获良多。只可惜,当时没能留下照片和影像资料,只能将美好瞬间永远留存于记忆深处。

年过完了,“海马”则要“刀枪归库,马放南山”。父亲将“海马”放到家里,卸下马皮,将马架子高高搁在堂屋里,以防受潮。母亲将马皮洗净晒干,好好放着,以备来年再用。

后来,我离开家乡,走上工作岗位,从此再没参与过“海马”表演。随着时代发展,年青人纷纷外出打工,回家过年也无人愿意再玩海马。玩“海马”、舞龙灯等民间文化一度走向衰落。

进入新世纪,民间文化得到重视。市群艺馆发现“海马”这一民间文化瑰宝,将其进行发掘,使之得以复活,再次进入人们的视野,成为我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。令人欣喜的是,“潜江海马”于2016年被列入第五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项目,使“海马”这一民间艺术进入省级文化殿堂。遗憾的是,我的父亲和叔叔没能听到这一喜讯,他们早已先后作古。如若他们地下有知,不知会作何想?

今天,家乡的“海马”出现在“潜马”赛场,为“潜马”呐喊助威,展示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无穷魅力。我既为“潜马”成功举办感到高兴,同时也为家乡的“海马”倍感骄傲。我从心底满怀深情地呼唤:龙马水乡、奔跑潜江,愿潜江奔向更高更远的前方;愿“海马”艺术世代传承,永放光彩。

 

 

 


上一篇:潜江市第十九届学生运动会闭幕 下一篇:你想知道的都在这里 我市高中学校招生工作20问